线上购彩

                                                                        来源:线上购彩
                                                                        发稿时间:2020-08-03 07:41:22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兴青公司内部获得的2019年11月26日至12月29日《挖机挖煤结算表》显示,在此约一个月期间,10台挖机合计产煤11.25万吨;2020年5月26日至6月25日《自卸车车数统计表》显示,此期间产煤4.1万吨。

                                                                        2019年4月26日,《经济参考报》记者曾以运输车司机身份通过重重盘查,进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目睹了兴青公司与上述情景几乎相同的开采场面。

                                                                        广东警方介绍,一些广告主、商家用租来的微信号发布虚假广告、色情和赌博信息等。还有一些人利用租来的账号躲避反洗钱平台的监测,把通过欺诈、赌博等获得的赃款分散成小额资金转移。出租微信号的号主在未察觉的情况下,可能已经协助他人完成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沦为不法分子的帮凶。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历经两轮中央环保督察和青海省叫停木里煤田矿区内一切开采行为、开展生态环境整治的背景下,兴青公司在木里聚乎更煤矿的非法开采也未受到撼动,时至今日其打着修复治理的名义仍在进行掠夺式采挖,生态旧债未还又添新账。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为了应对青海省执法部门的监督检查,2020年7月28日起兴青公司停产四天。31日下午14时左右,检查人员离开,16时兴青公司即通知各采煤队恢复当日夜班开采。

                                                                        时隔一年多,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的采掘面,向西北方向快速扩展。记者置身于此看到,远处是碧草如茵的自然湿地、珍珠般洒落的羊群和白雪点缀的山峰,近处则是一片狼藉的煤堆、渣堆和触目惊心的巨坑,对比之下像是绿色的高原草甸被遽然撕裂,黑色煤炭和渣土如伤口处外翻的血肉,令人不忍直视。

                                                                        《经济参考报》记者多方调查证实,制造这一区域生态灾难的,是一家名为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青公司”)的私营企业。兴青公司董事长马少伟号称青海“隐形首富”,14年来盘踞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矿,涉嫌无证非法采煤2600多万吨,获利超百亿元。

                                                                        木里煤田储藏我国稀有煤种优质焦煤,该焦煤发热量通常在6600大卡以上,是不可或缺的炼焦用煤。青海人形容这里的煤炭品质好到“用一张纸都能点燃”。

                                                                        据兴青公司内部人士透露,通常情况下公司24小时作业,但每次有领导和执法人员前来矿区,公司都能事先得知消息,将矿体和挖出的煤炭或用土掩盖,或用绿色盖土网予以覆盖,看似绿色草坪;检查人员一离开,立即恢复作业。

                                                                        记者从青海省自然资源厅一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截至目前,兴青公司、兴青天峻能源公司均未取得聚乎更一井田煤矿的采矿许可证,其开采行为属于非法盗采。